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 个性头像 - 可爱头像 - 内容详情页

燃情高粱地上滚来滚去|隔着布料磨弄着花缝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20-04-22 09:35:24 / 归属于可爱头像 / 本文已影响

,汤金陵打电话过来:“老婆,我好想你啊,恨不得现在就回到你身边!”

 

这话要是放在以前,我一定会很高兴,可是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儿反感。

 

别的夫妻都是小别胜新婚的,可是他回来又怎么样呢?顶多就是亲我抱我,其他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我也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用手指划拉着窗台上淡淡的灰尘,说得有点儿心不在焉。

 

 文学

“怎么了,宝贝?听口气,你好像并不期待我回去啊!”

 

“没有没有,当然期待了!每天下班一个人在家,没意思的很!”

 

汤金陵好像还有别的事情,和我聊了几句以后就挂了。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我觉得有点儿疲惫,叹了一口气,把办公桌收拾好以后就离开公司了,下班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可公交车上人还是很多,因为我需要坐十几站,所以就直接挤到了最后。

 

空气有点儿闷,我抓住栏杆望着窗外的夜色出神。

 

我眼前的一张座椅上坐着一个男孩,他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两个人正低头说着悄悄话。

 

男孩含情脉脉地看着女孩,偶尔会忍不住亲一下她的嘴唇,女孩每次都娇羞地低下头。后来男孩更加大胆,偷偷探进女孩的裤子里。很快,我看到女孩两腿之间有一团东西开始蠕动。

 

男孩居然在摸女孩的那里,女孩并没有拒绝,娇笑着窝在男孩的怀里,连呼吸都变得有点儿急促。

 

这时候手机响了,我把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是苏大生发来的微信,只有简单的一行字还记得你两腿之间那片风光,还有眼神迷离的模样,太美了。

 

我的脸一阵阵发烫,心里也有点儿发慌,正想把手机塞回包里的时候,他又发过来了一条“进入你的芳乡,我能感觉到你是久旱逢甘霖,那片香甜汪洋,唇齿间的芬芳味道,让我陶醉!

没想到,苏大生还挺有文采,居然能把那事写得这么诗意。

 

其实我可以不理他的,可是行动远比思想更加诚实,我回了他一条你别再说这些了,好吗?我受不了!

 

苏大生立刻回复这就受不了了?等到我真的进入你的身体时,你才会知道什么叫受不了!到时候,你一定能体会到什么叫欲仙欲死!白天没有能在办公室里和你灵体结合,真是太遗憾了!

 

我犹豫了一下写了一条我听一个女同事说,你那方面能力很强?

 

点了发送以后,我又有点后悔,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他什么吗?

 

不,我不是那样的女人!可是等我想要把这句话撤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苏大生发了一个贱贱的笑脸,然后又发了几句:等我们做了那件事,你就知道我有多厉害了!

 

我一定比你老公厉害,而且,你以后怕是要离不开我了!这个世界上,如果连我不能满足你,就没有人能满足你了!

 

紧接着,他就发来一段短视频,我的手一抖就点开了,那劲爆的画面让我彻底惊呆了!

 

在声音还没有出来的时寸候,我就赶紧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昏暗的灯光下,苏大生好像是在酒店的床上躺上,他的身上居然坐着两个女人,一个半蹲在他脖子上,另外一个女人坐在他的腰际,而苏大生的嘴和下半身分别对准了两个女人的两腿之间。

 

苏大生脸上带着坏笑,忙得不亦乐乎!而那两个女人仰起头,满脸迷醉的样子!

 

一个男人,两个女人,他们居然在...

 

我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明明想把目光挪开,可是却又好像被磁石吸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一股邪火从下身冲上来,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似乎急于找到一个出口,可又找不到!

 

不知不觉,我又陷入幻想之中,幻想着自己是视频里的女人,是哪一个都好,只要能让我尽情释放就好!

 

周围的人很多,可是每个人的脸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我沉浸在鱼水之欢的想象中无法自拔。即使正对着我的窗户开着,我还是觉得全身说不出来的滚烫。

 

尤其是那对搂抱在一起的小情侣,更是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感官。

 

我感觉整个人一直往下沉,好像随时要沉到深渊里,直到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才把我重新拉回到现实之中。

 

电话又是汤金陵打来的!不是刚刚打过电话吗?怎么又打过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到手机屏幕上“老公”两个字,竟然不想去接。

 

犹豫片刻,我还是清咳几声,按了接听。

 

“老婆,我可能要晚几天才能回去,恐怕你的生日我赶不上了!”

 

“你忙你的,没事,等你回来以后再补过就是了,这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的心情很失落,汤金陵最近真的很忙,出差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曾经很激动地跟我说,领导很器重他,他可能很快就升职了。

 

我心里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对男人来说,事业大多数时候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可是对我来说,我要的只是简单的幸福。

 

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没有,就算汤金陵事业做得再好,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老婆,你是不是不高兴了?要不我向领导请假回家陪你?”

 

我把垂到额前的刘海整理了一下,勉强扬了扬嘴角,因为疲倦,声音有点儿沙哑,“没有不高兴!我现在在公交车上,一会儿就到家了,不用管我,你好好工作吧!”

 

虽然我极力掩饰,可这么多年的夫妻,汤金陵一定也感觉到我情绪不高,所以只是嘱咐我注意安全,然后就挂了电话。

 

下了公交车以后,我一边往小区门口走,一边忍不住拿出手机又看了一眼。

 

苏大生又给我发微信了,不知道为什十么,我竟然有点儿期待。

 

打开一看,是一段很撩人的话:“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你身上成熟女人的气质实在让我着迷,我经常做梦都会梦到你。我觉得我是中了你的毒,真想把你搂在怀里,嗅着你身上的芳香入眠,想抱你,想和你舌吻,想进入你的身体和你交好!”

 

我的脸又开始一阵阵发烫,竟然忍不住扬起嘴角笑了,这一笑,刚才所有的无聊和空虚都一扫而空。

 

紧接着他又发来一条微信:“真想现在就飞奔到你面前,把你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然后紧紧地抱住你,疯狂地恩爱一次。”

 

我死死咬住下唇,一遍遍地翻看着他发过来的这些微信,竟然鬼使神差地写了一句话:“你来吧,我老公不在家!”

 

手指在“发送”键的上方颤抖着,内心无比煎熬。

 

“要,还是不要?

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那条微信最终没有发出去。

 

回到家以后,我靠在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隐隐的,好像有说话的声音传来,很熟悉。

 

我睁开眼,转头一看,正好汤金陵推开门进来,他把行李箱放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然后慢慢地张开双臂。

 

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刚才他还说要晚点儿回来,没想到这就到了!

 

我飞扑进他的怀里,咯咯地笑起来,然后搂住他的脖子想要吻他。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当我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时,立刻怔居然是苏大生!

 

天哪,他怎么会来这里?我的心揪成一团,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候汤金陵笑着跟我解释,说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正好碰到了苏大生,因为接下来两家公司会有一个合作项目,正好苏大生有时间,所以就邀请他来家里坐一坐,顺便谈谈工作。

 

苏大生的目光一直若有若无地落在我身上,我心里有点儿发慌,想提醒他注意一下,可是又找不到机会。汤金陵让我弄几个下酒菜,他两个要边喝边聊。

 

我冲进厨房,又把门关上,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在公交车上的时候苏大生发的那些肉麻无比的微信,还是忍不住脸红心热。

 

菜弄好了,汤金陵也拉着我坐到餐桌前坐下。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们公司算是大公司,而苏大生又是我的上司,所以汤金陵想让我帮着他说几句好话,尽快促成这次合作。

 

几杯酒下肚,苏大生就不老实起来,放在桌子底的一只手突然就开始摸我的大腿。我只觉得一股电流涌遍全身,浑身不自在地抖了一下,趁着汤金陵不注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下意识地把腿挪远了一些。

 

汤金陵酒量不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去了卫生间。

 

我正想骂苏大生几句,他突然探过身子含住了我的嘴唇,而且生生地撬开了我的牙齿,灵巧的舌头用力在我的口腔之中翻搅着。

 

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拼命地想要推开他。

 

这是我的家,我的丈夫就在几步之外的地方,他真是太放肆太大胆了!

 

我不敢喊,只能拼命地挣扎!

 

苏大生时间把握得刚刚好,就在卫生间的门打开的前一秒,他松开我,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我的魂儿都快要吓飞了,而他却一脸的云淡风轻,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汤金陵皱眉“苏总,不好意思了,我头晕得厉害,想进卧室里躺一会儿!

 

苏大生赶紧起身“那好,小刘,你赶紧扶着金陵进去休息。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

 

看着汤金陵摇摇晃晃,有点儿站不稳,我匆匆跟苏大生说了再见,就扶着他进了卧室。

 

醉酒的人都死沉死沉的,我帮他脱掉衣服,把他安置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泪得满头大汗了

 

突然,背后有人紧紧搂住了我的腰,我一惊,下意识地想要喊救命,可是很快一只粗厚的大手紧紧捂住我的嘴巴。

 

苏大生压低了嗓门在我耳边说:“当着你老公的面和你做,一定很刺激,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了!”

 

说着,他用一只手摸索着撩起我的裙子,隔着我的小内开始摩挲起来,我敏感的身体很快被他撩得滚烫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我彻底慌了,酥酥麻麻的感觉涌遍全身,我半上眼睛死死咬住下唇,可还是忍不住长长地“哼”一声,苏大生更兴奋了,坏笑着加大了力道。

 

就在这时候,汤金陵突然低低地喊了一句“老婆”。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猛地从情欲中睁开了眼睛

汤金陵翻了个身,伸出手摸了摸身边的位置,不过,他的眼睛还是紧紧闭着的,看样子像是在说梦话。

 

不行!我得躺到他身边去,万一他摸不到我突然睁开眼,看到我和苏大生…那就完蛋了!

 

我拼命挣扎着,想要把苏大生推开,指甲不小心划到了他的脸。

 

他立刻恼了,眼里好像要喷出火来,附在我耳边,咬牙切齿地说“你再动一下试试,我马上就把汤金陵叫醒,信不信?”

 

我吓得立刻不敢出声了,拼命地摇头。

 

他的下面隔着小内死死地顶着我那里,那一抹滚烫狠狠地灼烧着我。我的身体又不争气地有了反应,忍不住低低地闷哼了一声,全身都颤栗起来。

 

苏大生看到我这么敏感,抓住我的一只手,直接放到了他的那团硬物上,好烫啊!我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手,可是他死死地钳着我,我根本就动弹不得。

 

他还抓着我的手从上到下抚摸,最后,抠开我的手指让我攥住了那里。

 

我感觉全身像着了火一样,理智渐渐被原始的冲动淹没,甚至,我还生出一种可耻的念头,不如就让这东西进去吧!我也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趁着老公醉酒,尝尝做真正的女人的滋味!

 

苏大生的眼里闪着狼光,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刘惠梅,你下面都一片汪洋了,是不是很想?”

 

我死死咬着下唇,不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老公就在几步之外的地方,我的心“砰砰”直跳,承担着随时被老公发现的风险,哪里有心思和他调情。

 

我的呼吸变得滚烫,声音颤得不像话“求你……去外面…我老公在家里,只要不在这儿,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行不行?”

 

头皮一阵阵发麻,我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汤金陵。他睡得那么安详,嘴角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现在的他,也许在做一个美梦。可是他却不知道,我正在同一个房间和别的男人缠绵。

 

我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就算必须被迫和苏大生发生点儿什么,我也一定不要在这里不要!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我紧紧搂着苏大生的脖子,满脸乞求。

 

苏大生跃过我的肩膀瞄了一眼汤金陵,心有不甘,“这样才刺激,不是吗?我偏要在这里,当着你的老公和你亲热!”

 

“当着他,我放不开,也没办法让你尽兴!我们去你的车上,或者到附近的公园里,或者去酒店,怎么样都好,行不行?我一定会好好取悦你,一定会的!”

 

苏大生犹豫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问“真的”?

 

我故作媚态,主动踮起脚亲了一下他的嘴唇,柔声说“当然!”

 

“那好,伸出舌头来,和我舌吻!”

 

我立刻乖乖地伸出舌头,他喘着粗气抱紧我,舌尖交缠,酥麻感迅速涌遍全身。

 

我努力地忍着,生怕自己又会嘤咛出声。

 

身后,再次传来细碎的响声,我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一把推开苏大生,转身看向汤金陵。

 

汤金陵只是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好像睡熟了。

 

“走吧,求你了!”

 

我主动拉起苏大生的手离开卧室,把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我觉得的后背一阵发凉,原来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来到楼下的停车场,我打开后排车门上去。

 

我还没有坐稳,苏大生就喘着粗气压到我身上,一把扯开了我的衬衫,把头埋在我的丰满之间啃咬着,摩挲着,一只手麻利地解开我的裤子,停留在我的大腿之间。

 

没有月光,到处都黑漆漆的,浓浓的夜色,很快让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男人特有的荷尔蒙的气息迎面扑来,让我忍不住想要沉醉其中,嘴里不自觉地溢出低低地呻吟,像婴儿的啼哭声,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

 

“没想到,你还挺骚的,我马上就填满你,让你知道我有多厉害,让你知道和我亲热是多么美妙的体验!”

 

他死死地瞪着我,那目光带着一股狠劲,像两团鬼火一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结婚这么多年,那层膜真的要交出去了,不过并不是我的老公的,我一下子紧张起来。

 

深深的负罪感攫住我的心,我别开目光不想看他,可是他却用一只手扳正我的脸强迫我和他对视。

 

“我来了。”

 

他的尾音拖得很长,阴沉沉的,就像来自地狱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说完,他一把扯下我的小内,那团庞然大物眼看着就要撞进我的身体...

我闭上眼睛,满口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两条腿不自觉地张开,把所有的润滑对准了。

 

突然,轻咳伴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一束手电筒的光朝这边晃了过来。

 

我的心猛地揪紧,下意识地搂紧了苏大生,低声说“是保安来巡逻了,快趴下!”

 

苏大生愣了一下,低低地飙了一句脏话,翻了个身正好滚到踏板上。

 

万一被保安发现我们在车震,到时候传出去,丢脸的可不只我一个人,苏大生怎么说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让别人知道他和有夫之妇玩车震,那他可就真的完蛋了!

 

我把衣服胡乱整理了一下,平躺在座椅上,保安轻轻敲打窗户的时候,我屏住呼吸,一声都不敢吭。

 

“原来里面没人啊!我还以为有人玩车震呢!”

 

要不咱们在这儿等一会儿,说不定是听到咱来了,不敢再出什么动静了。

 

两个保安并排靠在车窗外,一边抽烟一边聊起来,都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情事,我感觉脸上一阵阵发烫。

 

身体里那股热浪慢慢褪去,理智一点点回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我竟然有点儿感激这两个保安,是他们在我马上就要沦陷的时候拉了我一把。

 

苏大生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我瞪大了眼睛看,原本烧火棍一样撅着的那玩意儿,好像也失去了活力,慢慢变小了。不过,再小也比汤金陵的大多了。一想到刚才,那大东西差点儿就进入了我,我还是忍不住心惊肉跳。

 

刚才,我离出轨只有一步之遥!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