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中国丘比特网 - 个性头像 - 个性头像 - 内容详情页

他的舌尖撩拨她胸前的柔(校花沦为男寝公车小说)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22-03-05 10:41:48 / 归属于个性头像 / 本文已影响

 江澄鹰还想问,被江格勒拦下。

    “西言大王你着什么急呀,你再多等几天,相信一定就会有消息的。”

    江格勒起身劝道。

    江澄鹰点了点头,“格勒兄说的有理,我的确是有些心急了。”

    江格勒伸手拍了拍江澄鹰的肩膀,“西言大王,喝一杯茶水,静等好消息吧。”

    说完,江格勒又看向付无羁,以往江格勒从来没有正眼看付无羁,因为他觉得付无羁神神秘秘的,只和江澄鹰来往。
 

 文学

    江格勒还以为江澄鹰是从哪里请来的祭祀,如今他不得不重新对付无羁刮目相看。

    “无羁兄,你的一个小小的蛊虫竟然如此厉害,那我们取胜也指日可待了。”江格勒说。

    付无羁抬头看了一眼江格勒,江格勒从未主动和他说过话,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找人故意刁难他。

    如今,却又讨好的这般说话,真是墙头草。

    “格勒大将客气了,这本就是我该做的。”

    “无羁兄,这蛊虫之术我也十分感兴趣,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教教我。”

    这才是江格勒真正的目的。

    付无羁刚想拒绝,江澄鹰却也凑了过来,“无羁兄,你不用教他,你教教我养这种蛊就行了。”

    “这蛊虫之术没有那么好学的,需要整日和蛊虫同吃同住,你们可以吗?”

    付无羁挑眉看向江澄鹰和江格勒。

    江格勒听到要和蛊虫同吃同住,便立刻打了退堂鼓。

    “无羁兄,那你还是让格勒兄学吧。”江澄鹰想起那黑色的蛊虫也是浑身一颤。

    “我,我不行——我最怕虫子。”

    付无羁微微的蹙了蹙眉,“我现在要驱使蛊虫了,请你们离开。”

    “我们不打扰你,只在一旁看着。”

    江澄鹰倒想看看付无羁到底如何驱使蛊虫,以前他虽然接触过蛊虫,但是和付无羁的蛊虫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江澄鹰瞪着大眼睛盯着付无羁手中的黑色小瓶子。

    付无羁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一直不愿意离去的江澄鹰和江格勒,“请你们离开。”

    江澄鹰和江格勒见付无羁变了脸色,他们连忙来到了营帐外,守着营帐。

    守在营帐外的侍卫看到江澄鹰和江格勒,连忙行礼。

    江澄鹰和江格勒被侍卫看到他们被轰出来的一幕,觉得十分没有面子。

    “你们去那边守着吧。”

    将两名侍卫打发走之后,江澄鹰和江格勒便安静的在营帐外守着,时不时的还竖着耳朵听听营帐里的动静。

    只不过,付无羁说着一堆奇怪的语言,江格勒和江澄鹰也听不懂,便放弃了。

    而此时另一边的沈音璃还在头疼蛊虫的事情。

    梅儿将茶水端到了沈音璃的面前,沈音璃也没有注意到。

    “沈将军,您喝点儿茶水吧。”

    “我喝不下,那个蛊虫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这心里难安。”

    沈音璃叹了口气。

    “沈将军,我记得您说过您以前有个师父给过您一本书,那本书——”

    “没错,的确有那样一本书,那本书还是关于蛊的书,我去看看我放在哪里了。”

    沈音璃说着,便四处翻腾,最后终于在一个木箱里找到了她师父留下来的那本书。

    “幸好带着,我还以为我落在军营了呢。”

    沈音璃抱着书,笑道。

    梅儿将书接了过来,用绣帕仔仔细细的擦干净,“沈将军,这书太旧了,落了好多的灰尘。”

    说着递给沈音璃。

    沈音拿过书,“这可是我的宝贝。”

    她抱着书来到桌几前,认真的翻看,她翻看了许久,才找到阿庆身上的那种蛊。

    “找到了。”

    沈音璃惊呼道。

    梅儿连忙凑了过来,“找到了吗?”

    梅儿探头看到书上的字皱了皱眉头,“沈将军,这是什么文字呀?”

    “这是西域的一个部落文字,阿庆身上的蛊是寄生蛊,解蛊必须找到被种母蛊的人,要对方主动解蛊或者直接杀了母蛊。”

    沈音璃解释道。

    梅儿听的一头雾水,“沈将军,你刚才说的我听不懂。”

    “没关系,有人懂。”

    沈音璃淡淡一笑。

    随后,沈音璃抱着书来到了端景予的营帐。

    端景予正在和杨将军商量军事,看到沈音璃前来,深邃的眸子染上一丝光亮。

    “你怎么来了?”

    “我找你有事,杨将军也在,正好,我说给你们听。”

    沈音璃说着将书拿了出来,并对端景予和杨将军解释了一番关于蛊虫的事情。

    杨将军听到沈音璃的解释,一头雾水,他皱着眉头挠了挠头。

    “沈将军,你这是讲的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

    “你听懂了吗?”

    沈音璃看向端景予。

    端景予微笑的点了点头,“我听懂了,这个蛊虫有办法解,但是需要找到这个蛊虫的母虫,也就是相当于阿庆身上的蛊虫是幼虫,而它还有娘,就是母蛊,所以我们要找到这个幼虫的娘,才能彻底的解决阿庆身上的蛊。”

    “对,就是这个道理。”

    沈音璃微笑的点了点头。

    杨将军恍然大悟,“经阵前大将军这么一解释,我也理解了,可是这母蛊在哪里呀?”

    “自然是在江澄鹰的军营里。”

    沈音璃和端景予同时说道。

    杨将军听后直摇头,“在江澄鹰的军营里去找一个虫子,这岂不是难于上青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