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 个性头像 - 个性头像 - 内容详情页

禁欲短文集合老师_沦为恶霸玩物后续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20-04-23 10:49:53 / 归属于个性头像 / 本文已影响

林诗曼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亲不自禁的把玩她的手,没想到就在这时,林诗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丈夫。

王忠文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

林诗曼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王忠文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拜托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不自主的松手。

然后她就和丈夫换了位置。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王忠文不时去看林诗曼。

林诗曼始终扭头看向车窗外,没有任何转过来的意思。

 文学

但是看她的侧脸,依旧有些红,可能对我刚才做的事一直心怀芥蒂吧。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丈夫说,也算是给了我一种鼓励吧。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B市的白鹤山。

白鹤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等等旅游景点。

对于什么白鹤山的景点,我自然不感兴趣,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林诗曼分开坐了,她和王忠文坐前边,我坐在后边。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3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令我想不到的是看似娇弱的林诗曼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王忠文爬到一半就爬不动了。

反倒倒是林诗曼,虽然浑身香汗淋漓,累得面色通红,但还是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于是我和林诗曼一起爬石阶,没多久,已经把王忠文、杨明和曹宇轩三人甩出一截。

我在林诗曼前面,不时回头看她,甚至有想要伸手拉她的冲动。

林诗曼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明显看出饱满的轮廓和芊细的腰,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林诗曼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沿着台阶往下,跑到她身边,将其一把扶住,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林诗曼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娇声喘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又拿出包里的矿泉水递给她。

林诗曼喝了大半瓶,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我说道:“刚才真把我吓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诗曼摆了摆手,喘着气说自己没事。

此时,我就坐在她身边,一只手几乎贴着她的臀部,马上就能碰到了。

我虽然很累,但抵不过心中的兴奋,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靠了靠,二人几乎贴着身体坐了。

我手触碰到了丰满柔软的翘臀,不仅如此,无意间的低头,却透过林诗曼的衣领,看到两团沾着汗水,雪白丰盈的半球,还被黑色的文胸包裹住了。

我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随即又转移到那两条修长光滑的美腿上。

林诗曼个子很高,显得两条腿很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本来想做一些大胆的举动,想不到王忠文三人上来了。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笑道:“你们还挺快的。”

众人又休息了一阵,才继续往山上寺庙爬,到了寺庙拜了佛,我还捐了两百功德钱。

没想到大家在后山玩的时候,林诗曼突然说自己耳环掉了。

我们的目光都落在她耳朵上,果然原先上山的时候还戴着的耳环就只剩下右耳上的一个。

王忠文问她哪里掉的。

林诗曼说从寺庙出来的时候还在,估计就是在后山掉的。

王忠文说算了,下次再给她重新买。

“这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帮我买的,具有纪念意义,不能就这么掉了。”

林诗曼俏脸板了起来,干脆一个人继续寻找。

我见势连忙跟了上去,说道:“我陪你一起找。”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面色微微泛红,又赶紧挪开目光,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继续寻找。

后山没什么旅游景点,所以游人很少,林诗曼沿着刚才走过的路寻找,逐渐到了山林深处。

我突然眼前一亮,一簇草丛中有东西闪烁着亮光。

我走过去,拨开草丛,立刻就发现了她的耳环,捡起来欣喜的说道:“我找到了!”

我拿着耳环示意给她看,林诗曼激动的跑了过来,从我手里接过,脸上全是失而复得的笑容,开心的像个孩子。

她跟我道谢之后要戴上耳环,估计是激动的缘故,戴了半天也没戴上。

我接过耳环,看着她白皙动人的脸颊,珠圆玉润的耳垂,如此近的距离还能闻到她身上的芳香。

我内心再次产生冲动,再为她戴上耳环的时候,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林诗曼娇躯一颤,扭过头来用惊讶的目光怔怔看着我。

我心里也是豁出去了,一咬牙,将尚未反应过来的林诗曼一把紧紧抱住,激动的说道:“林老师,我喜欢你!”

林诗曼像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努力挣扎,说道:“你干什么,疯了吗,快给我松手!”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每天晚上满脑子都是你,你满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激动万分,紧紧搂抱住林诗曼,不让她挣脱。

甚至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她的胸,隔着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饱满。

林诗曼没法挣脱,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肖凡,你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话,我要叫人了!”

即便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比较偏僻,看不到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林诗曼真的叫出来,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软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林诗曼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当我松开之后,便立即转身通红着脸跑开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次的表白彻底失败了,说到底是自己太冲动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渐进,估计是把林诗曼吓坏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和林诗曼独处的机会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林诗曼已经坐在了王忠文身边的石头上,她看到我赶紧转过了脸,脸色依旧有些红。

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王忠文,只见王忠文笑着对我说道:“房东,真是谢谢你了,帮诗曼找到了耳环。”

我有些尴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众人休息了一阵,起身和导游汇合,我跟在众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贼心虚,不想多说话。

林诗曼也有点魂不守舍,王忠文说什么,她只是“嗯”或摇头的敷衍,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刚才在密林中发生的事。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订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导游汇合。

众人玩了一天都累坏了,在酒店一楼吃了顿饭。

其中只有我和王忠文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虽然王忠文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比较好酒的人。

二人都喝多了,王忠文醉醺醺的说道:“房东,我比你大几岁,叫一声肖老弟你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

他又说:“别看我老婆长得漂亮,对我却有点冷淡。”

“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问道。

王忠文苦笑,说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肖老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不能满足诗曼,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时间变长的?”

显然,王忠文已经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这种话题。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监控之中,他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也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劝王忠文可以多多锻炼身体,吃一些补肾的营养品。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最后我俩都喝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记得是谁结账的,只是和王忠文勾肩搭背的上楼,然后进了房间,耳边似乎还有迷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我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好像为我拖鞋,盖被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王忠文。

他睡得很香,鼻息声呼噜作响,像是打雷一般,让我有些傻眼了。

为什么王忠文会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正当我纳闷间,我就看到了床边打地铺的林诗曼。

 

我浑身一震,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王忠文夫妇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我和王忠文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睡觉,而林诗曼一个人没法抬动我,就只能让我睡在他们的床上,而她选择打地铺。

此时林诗曼睡得也很熟,刚好侧着身面对着我这边。

她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毯子,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让我得以看到穿着睡裙的她那丰腴曼妙的曲线。

一时间我心头火热,有如此佳人在身边,而且他老公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实在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王忠文,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林诗曼,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林诗曼身后,然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

“老公,睡觉……别胡闹……”林诗曼被我惊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睁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我原本心里还十分紧张和忐忑,但听到这话一下子松了口气,反而欣喜不已。

林诗曼居然把我当成了王忠文,这难道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吗?

我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林诗曼似乎有了感觉,脸色红了,还要推开我,一边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觉……”

我兴奋不已,哪里理会她的话,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领。

林诗曼睡衣里是真空的,柔软滑腻至极,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摸到林诗曼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探进了她的睡裙,让我激动的整个身体战栗起来。

我的手指动作了几下,她便是轻“嗯”了一声,闭着眼说道:“老公,加一倍。”

林诗曼果然是个敏感的女人,就这么一下就渴求成这幅模样…

我不敢说话,以免穿帮,但按照她的要求继续行事。

她咬住了红唇,露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不自主的反手伸向背后,当碰到我的时候。

我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身体像触电一般坐了起来,睁眼看向我。

显然,她是感受到我和她老公的差异。

她的表情立马通红无比,张嘴想要叫,当真把我吓坏了,几乎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

林诗曼挣扎起来,眼神带着无比惊恐的神色。

我低声说道:“你也不想吵醒你老公对不对?林老师,我白天说的话没有变,即便你不喜欢我,我也同样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没想到今晚会睡在你房间,这不正是天意的安排吗?”

说完我的一只手又伸进了她的裙子,动了几下,明显感觉她挣扎的力度小了许多,瘫软在我怀中,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加上酒精作用并未完全散掉,哪里顾得上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我的手不断动作,林诗曼挣扎力度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迷离。

她抓着我捂住她嘴的手也渐渐松开,慢慢的要放弃抵抗了。

我心中狂喜,尝试着也松开了手,果然,她并没有叫,只是紧咬着红唇,脸上显现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这一刻我真的期待了很久,想不到在这一刻实现了。

我抱着林诗曼,二人重新躺下。

我的另一只手又伸进她的衣领,肆意把玩她那两团雪白丰满的酥胸。

“我……我老公在……不要这样……”林诗曼声音显得楚楚可怜,不过她这么一提醒,却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

这种偷情的兴奋感只有身为当事人的我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

我低声道:“没关系的,尽量放轻松,配合我的动作就行了。”

我的要求让她动心了起来,林诗曼不自觉的扭动起臀部,芳华绽放。

我有些受不了了,解开自己的皮带,同时将她的睡裙掀到腰间,看到了红色的雷丝裤裤,一把拽下,两片雪白的浑圆美臀在昏暗中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原本她还只是被动的接受,但随着我另一只手从她芊细的腰围探入她的裙中,碰触到了包裹住神秘地带的裤裤,她便忍不住主动回应起来。

 

  我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索取彼此口中的湿润和温度。

 

  我上下齐手,她俏脸变得通红,眼神也显得温柔迷离起来。

 

  我的反应一时坚硬如铁,紧紧贴着她的小腹。

 

  而下边的手已经大胆的从裤裤的缝隙滑入,摸到一片痕迹,随即开始动作起来。

 

  她被我吻得快要窒息了,赶紧和我的唇分开,申吟一声之后说道:“你真是个大坏蛋!”

 

  “我只对你一个人坏。”我笑了起来,上边的手已经将她的文胸剥掉,还把她的针织衫给掀到了胸上,两团雪白便跳脱出来。

 

  林诗曼娇喘连连,两腿不自主的张开,下边起了强烈的反应。

 

  我有些受不了了,将她按倒在沙发上,脱了裤子就扑上去。

 

  林诗曼低头看了我一眼我的反应,面色通红的说道:“你的真大!”

 

  “是不是比你老公大?”我笑问道,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我不提她老公还好,说出这话,她面色就变了,瞬间恢复了理智,一把推开我,然后就开始整理衣服,口中说道:“我……我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对不起。”

 

  她的动作很快,在我愣神的几秒钟,已经起身打开门迅速逃走了。

 

  这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反应瞬间偃旗息鼓。

 

  尼玛,就差最后一步,居然跑了!

 

  我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肖凡啊肖凡,你嘴可真贱,不提她老公不是什么事也没了吗?

 

  我郁闷了一个下午,晚上的时候忍不住给她发了个信息:“你不要逃避心里的感觉,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你胡说。”林诗曼回复了一条信息。

 

  “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现实呢,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因为我有老公,这种事是注定不可能发生的。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去找一个女朋友,你就不会再想我了。以你的条件,很容易找到一个漂亮可爱,喜欢你的女孩。”

 

  “我不要谈什么女朋友,我只想要你。”

 

  林诗曼没有再回复信息,令我心里十分失落。

 

  我打开电脑,看监控画面。

 

  夫妻二人已经躺在床上了,王文忠问林诗曼给谁发短信。

 

  林诗曼说同事,立即收起了手机。

 

  然后王忠文抱住她,想要和她亲热。

 

  林诗曼却拒绝了他,说很累,然后转身背对着王忠文睡觉。

 

  王忠文叹了口气,表情有些失望。

 

  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偏偏我会爱上一个有夫之妇呢?

 

  第二天晚上我下楼吃饭,由于走的太急,出电梯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一道俏丽的身影。

 

  对方“唉哟”一声,踉跄着摔倒在地。

 

  我连忙说不好意思,想上前扶,结果一个女人先我一步把对方扶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