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 个性签名 - qq个性签名 - 内容详情页

一女np男高辣宠文纯肉|穿上它来取悦我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20-03-30 15:33:27 / 归属于qq个性签名 / 本文已影响

“我都跟你说几遍了,我不想靠我叔叔!那得有多少人在我背后说我!”那男孩小小年纪,倒是一身傲气,“我就想不通你爸为什么硬要把你送到什么西徐中学去,你和我一样根本就不是块学习的料,去哪都是浪费钱财,还不如早点上完初中好去赚钱!”

“我爸也是因为我表弟在西徐中学的成绩的越来越好,就觉得把我送过去会提高我的成绩!”林少城说着停在朝路旁的一处阴凉的地方,“一清,就这里了。”

两人说着坐在了路旁的一棵大树下,然后从袋子里拿出花生和啤酒。

“你那个表弟原来学习怎么样?他怎么会去那边念书的?”方一清拉启啤酒的易拉罐,然后递给林少城。

“他学习很好!去那所学校是我姨丈托了不少关系才进的。西徐中学的校风确实比莆闽中学要好的多,听说已经渐渐要赶超镇一中了!”林少城拿着手中的啤酒,看着罐口的气泡。

“哼,会学习在哪里都一样,这一句是我最赞同也是唯一赞同的大人说的话。”方一清打开另一瓶啤酒。

林少城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劣质烟,他抽出两根,给方一清点上一根,自己再点上。他用力吸了一口,说道:“我挺羡慕我那个表弟的,可以把书读好。”

“佩服个屁啊,你说要是你那个表弟当初坚持不去,你爸现在也不会送你去了!”方一清只要一想到中学不能跟林少城一起,心里就极其不爽。

 文学

“去就去吧,不就三年嘛。”林少城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不快,他笑道:“你可一定要好好混,到时我回来就有靠山了。”

“屁啊,没有你我以后打架不得辛苦死。你不知道啊,莆闽中学里面现在是乱的不行,老师都管不过来了。”方一清说的全是实话,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

林少城端起啤酒和方一清碰了一下,“哈哈,以后要是有谁收拾不了,就等到周末我回来再一起!。”

“等你回来,那我不早被人给废了?切。”方一清笑着喝了一口。

“那我就替你报仇。”林少城吸了一口烟。

这一次出来喝酒是林少城提议的,林少城说:“做兄弟的要出外读书了,虽然不是很远,但是怎么说都得一起出去喝个酒。”

方一清二话不说,马上就去买了两罐啤酒一袋花生。

林少城和方一清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认识的,两人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上二年级的时候,因为一颗弹珠有没有出界而起的争执。林少城和方一清动手的时候,同学们都围在旁边观看,这是一场持久战,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会儿你压着我,一会儿我骑着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在杂耍一样。

直到后来两人都打累了才一起送开了手,坐在旁边喘气。看到他们两人打架,旁边的小孩早吓的躲远了,两人这时候没有其他玩伴,不得已之下又一起玩上了弹珠。

这之后,也就结下了发小之谊。

正当两人开着玩笑,笑的都忘却了以后不能一起上课的不快之事时,路的一头,走过来了四个男孩。

“是陈强那王八蛋!”方一清愤愤地说道。

“别理他。”林少城示意继续喝酒。

陈强是和身旁的同学刚从游戏机厅里出来,他今天又输掉了从家里偷出来的20块钱。旁边跟着的三个人是他在游戏机厅里结识的。那三个人见陈强仿佛有花不完的钱,就故意和他套近乎以兄弟相称。

远远看到树下做着林少城和方一清的时候,陈强的心里就觉得越发的不顺。走过他们身旁的时候,陈强冷笑道:“你们装什么装,小屁孩还喝酒!”

“你说谁!”方一清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林少城也站了起来,“我们今天心情不好,别来惹我们。”

“你们心情不好关我屁事,老子心情也不好!”陈强大声道。

方一清见陈强这副欠揍的表情,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给了陈强一拳。陈强没能避开,他马上还了一拳,不过却没能打到。

方一清一勾他的脖子,一下子将他放倒在地,狠狠踹了一脚,“你心情不好啊!”

和陈强一起的三个人平常就苦于没有机会展现自己的能力好跟加理直气壮地向他索取钱财,这时候机会来了自然不会放过,冲向方一清就是一顿踹。

林少城从旁拉过一个,说:“一清,我也够意思了吧,去西徐之前还能陪你打一架!”

林少城很是擅长摔人,只见他先是踹了那个人的小腹一脚,接着闪到他的身后,一勒脖子,膝盖一顶,就放倒了那人。

“太他妈够意思了!”方一清握紧拳头还了陈强一拳。

这时,另一个人一脚踹在了林少城的后腰上。

林少城忍痛,重重朝地上的人踩下,随即转身抱住再次起脚的身后的那个人。林少城拉着他的腿,往后忽地一拉,又一抬,那个人叫嚷着“啊啊啊!”,仰天而倒!

林少城紧接着骑在他身上,朝着他的颧骨就是一拳,“人多欺负我们人少啊!”

忽地,原本倒地的那个人挥拳偷袭了林少城的的左脸。

“你!”林少城又给了身下的人一拳,起来,冲向打了自己的那个人放倒在地,劈头盖脸地猛踹!

林少城收拾好这两人之后,方一清也已经把陈强打的举着手护着脸。

方一清笑骂着走过去拿起酒。

“干!”林少城和方一清仰头而饮。

“你们俩给我记着!”陈强跑出十多米外,羞愤地说道。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鸟他,连跟着他的三个人都觉得没面子先离开了。

林少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他一进家门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少城,少城。”林父觉得林少城的脸上肿了一块。

“哦!”林少城口中答应着却仍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我叫你,你听到了没?”林父这几年做生意不顺,脾气变得十分容易急躁,往往家里人一让他不如意,他就会大声起来。

“知道!什么事?”林少城一听父亲的口气也就不耐烦了起来。

“你给我出来!”盛怒的声音从外面传进屋里。

林少城有时候觉得家里真没趣,如果可以真想永远不住在家里。他走出房间来到大厅,“什么事?”

林父的声音稍微温和了点,“我叫你,你怎么不出来!得我多叫几遍吗?”

“我想房间里能听的到也就可以不用走出来了。”林少城平淡地说道。

林父十分不满林少城的这个回答,“你才几岁,就这么懒,这走出来才几步路啊?”

林少城真想一跃而起,说道,我今年十四岁了,我不是懒,我只是不想站到你面前看你怎么发泄怒火。但是林少城没有,他很清楚,父亲是不容许自己顶撞他的,而现在顶撞父亲,吃亏的只是自己。

“你的脸怎么肿起来了?”林父伸手将林少城的脸掰到灯光下,“你个死小子,又去打架了是不是?一天到晚不想着学习,就知道打架啊!”

林少城有时候真的很羡慕班上的一些同学的,那些同学常说,自己要是再外面打架,他家人问的第一句话是有没有伤到自己,打赢了没有?他们的家人似乎很懂得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如果你从小就处处忍让,到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花钱这个请客那个请客,又这个送礼,那个送来的才把你送到西徐中学的?”许多父亲总是在强调自己怎么花钱想以此来使孩子感恩然后努力学习,殊不知,一个人生来就是最讨厌别人胡乱施恩的,尤其是送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我知道。”林少城轻声答道。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去西徐了还敢吊儿郎当,不学好的话,以后就给我去那些工厂打工,让你知道什么叫吃苦。”身为人父的第二招,恐吓孩子不读好书让其做工,体验艰辛,迷途知返。

这时候,林母下班回来了。林母把自行车放好,一见房子里的情形就不对,她是极疼爱这个独生子的,从小到大什么都由着他,林父那时就说,你就宠,看你以后怎么办。林父真正开始管教林少城是在他上三年级后,希望他念好书,但是林少城的出成绩就是上不去,为此,林少城上三年级的时候还留了一年级。

林母一直是父子俩的和事老,“怎么啦?唉呀,这怎么伤的,没事吧?”

“伤的好,就得让他知道痛,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打架!”林父气呼呼地说道。

正说着的时候,电话响了,林父没好气地一把抓起听筒,“喂!”

“少城在吗?”

“你是谁啊?”

“我是一清。”

“一清?就是你啊,我可告诉你,以后别来找我家少城了,知道了没,就这样!”林父“啪”的一声挂下电话。

“爸,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林少城一下子就急了,父亲居然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说出这种话!

“我说的不对吗?啊?人家的叔叔是混混出身,他以后要当混混还有靠山,你呢?你想走混混的路吗?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林父“哼”的一声,坐在椅子上。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当混混了,那是我朋友的电话,要是你朋友打来我也这样挂掉你会怎么样?”林少城终于控制不住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少城!”林母轻声喝道,“好了好了,赶紧去休息吧,明天就得去报到了。”

“你怎么说话的!你那些是什么朋友,你就不会交几个读书好点的,交一些狐朋狗友?能算朋友?算屁!”林父本来想点烟的,现在拿着不动了。

林少城又难过又怨恨地看着父亲,他总算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有多功利了,看的都是眼前的表面的,丝毫没去考虑自己的感受。

林少城知道吵下去也没用,他转身走进房间,他只觉得自己好对不起方一清,这个兄弟!想到自己是独生子,上小学的这些年,什么事都是和方一清一起过来的,懂事的不懂事的,如今自己的父亲却这样对待他。

“你回房里干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出来,给我出来!”林父喋喋不休。

“好了,赶紧看电视去,别跟个泼妇似的说个没完。”林母劝道。

“你说什么泼妇?啊,我这是要让他明白事理,你你你,你赶紧去吃饭,别在这唧唧歪歪的。”林父凶道。

方一清在房子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块钱,他拿着一块钱径直出了房门,一句话不说出了家门。

林母本来还想跟林父理论,这时见到林少城突然走出家门,改口问道:“你要去哪里?”

林父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他大声喝道,“你要是敢去找那个什么方一清,你试试!”

林少城一步都没停下地往外走去,他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一家小商店,拿起电话拨下方一清家里的电话。

“喂,我是林少城,一清在家吗?”林少城问道。

“少城?找一清啊,你等下。”接电话的是一清的叔叔,他喊道,“一清,一清……电话!少城啊,你可有好一阵子没来我家啦?”

人家的长辈是如此尊重自己孩子的朋友,而自己的父亲却是如此独断,想到这,林少城的心隐约有点痛。“呵呵,叔叔,有空我就会去的。”

“一清来了,你有空常来玩啊!”方一清的叔叔慈言说道。

“嗯。”

“少城,你在哪里打的电话?”方一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出来打的,刚才对不起,我爸他这人就是这样。”林少城道起歉来。

“没事啦,你我还说什么对不起。”方一清哈哈笑道:“想起今天咱们两人把他们四人打趴下了,心里就痛快啊!”

“要不是其中那个头发染了前额来阴的,偷袭我,我们估计赢的更快。”林少城笑道,他顿了一下,“不过今天也让陈强挺没面子的了,以后你下小心点,他怎么说也在莆闽中学混一年了。”

“怕他?开玩笑!没事的,你放心,对了,你是明天一早就要去那边报道的吧?”

“嗯。”林少城说着看了看远方的天空,心想,那所学校会是什么样呢?

两人又随便聊几句,之后林少城就回家了。

回家后的林少城洗完脚就回房间了,根本不去理会父亲没完没了的叫骂。

翌日一早,林少城和父亲提着大袋小袋上了车。林少城坐在了靠窗的位子上。

车经过莆闽中学的门口,一大早就有许多学生结伴前去报道,林少城看到了小学的几个同学,他们因为能继续在一起求学正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