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 个性签名 - qq个性签名 - 内容详情页

借种的代价/老板舔我逼逼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20-02-27 16:48:26 / 归属于qq个性签名 / 本文已影响

虽然血全部止住了,但是毕竟刚才流了那么多,痛的感觉倒是不强烈,但是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现在的江林压根不想和舒莉莉再多说些什么,他就想去冲个澡,洗掉身上难闻的血腥味,再找点药给自己上一点,方便伤口愈合的更快。

 

“你站住!你现在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完了!”

 

舒莉莉气急败坏的看着起身就想走的江林。

 

江林明显是一副不愿意和舒莉莉多说话的表情,舒莉莉又不是看不出来,现在的舒莉莉简直都不知道气成了什么样子。

 

“嫂嫂,别闹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差不多得了!”

 

江林很认真的看着舒莉莉,眼神里面全部都是舒莉莉不懂的申请,但是江林的语气却十分诚恳。

 

 文学

“舒莉莉,我今天不喊你嫂嫂了,我想要你知道,以后我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这个家由我来保护着,你也一样,就算你再生气,可是再遇见这样的情况,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要刘王八好看!”

 

江林是发自内心的成熟了。

 

他再也不愿意喊舒莉莉嫂嫂了,他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要做的不是被舒莉莉像个活佛一样供起来,保护起来,而是要担起身上的担子,做一个能守护住这个家的男人。

 

江林知道舒莉莉再担心什么,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为什么要承担一个家,这些全部都交给他就好了,刘王八就是个例子,以后只要有人敢来,自己就要告诉他,这个家以前有王伟达,现在有他江林!

 

江林的一番话让舒莉莉彻底的愣在了原地,本来一肚子的火早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滋味的感觉了,傻傻的看着眼前的江林。

 

但是江林实在是太疲惫了,不愿意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向着院子里面洗澡的地方走去。

 

他的一番话到底舒莉莉能不能听懂,那就看舒莉莉自己了。

 

但是他只要做了决定的事情,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江林坐在水缸的旁边,用葫芦乘了水往胸口的位置泼着。

 

后面的伤口他是实在够不到,也看不到,反而稍微动作大一点,整个后背就被拉扯的疼痛难忍,弄的江林咬牙切齿的。

 

该死!这等会怎么上药!

 

江林刚刚和舒莉莉才吵过架,他现在可不想自寻苦恼去麻烦舒莉莉。不然不知道舒莉莉的心情怎么样,一下子自己的哪句话又惹得舒莉莉不高兴了,两个人还得接着吵。

 

江林是最怕吵架的人,这个世界上面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好好说的?

 

当然对刘王八那样的人就不用好好说了,直接动手就可以了!

 

“江林,我进来一下。”

 

就在江林坐在水缸边胡思乱想的时候,舒莉莉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农村的家里面设施简单,没有洗手间那么复杂的东西,有一个大大的后院,江林和王伟达平时想要洗澡都在这个院子里面,只有舒莉莉每次洗澡的时候才会端着大盆去屋子里面洗,就当做避嫌了,当然,也是怕别人偷看。

 

从客厅到后院门也没有安,就是简单的挂了一块布当做帘子,隔绝了两个地方。

 

江林听到舒莉莉的声音,本能的想要拒绝舒莉莉,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舒莉莉已经掀开走了进来。

 

舒莉莉不是没有见过江林的身子,只是距离借种已经过去差不多两个月了,两个人之间是从来就闭口不提这回事,要不是王伟达的事情,恐怕江林压根就不愿意搭理她的故意冷漠。

 

现在突然一下看见只穿着内裤的江林露出了精壮的胸膛,一下子脸变得通红通红的。

 

“我怕你不方便,我来帮你洗,顺便等会上上药。”

 

果然,一会没见,舒莉莉手里面正拿着前不久上山摘的草药,这种草药是他们家后面的山上独有的,专门治伤口问题的,很有效果。

 

其实舒莉莉知道自己刚刚脾气一时间上来没控制的住,自己心里面也很愧疚,还有刚刚江林说的话让舒莉莉清醒了很多,江林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了,但是只有自己把他一直当成孩子一样,非得想要保护江林,但是换成江林保护她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江林还是真的不方便,刚刚还在琢磨着怎么处理后辈上面的伤口。

 

但是毕竟刚刚和舒莉莉吵了一架,现在面对舒莉莉的主动,江林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低着头不开腔。

 

反而是舒莉莉看见江林的样子,心里面立刻就有了数。

 

感情江林在和她闹脾气了。

 

舒莉莉是又好气又好笑。

 

刚刚还想着江林已经长大了,应该把江林当成一个大人来对待了,但是现在看来他怎么又跟个孩子似的在等着自己去哄。

 

舒莉莉慢慢的走到江林的身后,那道伤口还是看起来触目惊心的,因为血液已经全部凝固了,都化成了血痂凝结成了一块一块的。

 

“如果疼你就忍着一点,我现在用盐水帮你先把伤口洗一洗,免得那剪刀上面有脏东西。”

 

舒莉莉从旁边端出了一个小盆,盆里面全是轻轻浅浅的盐水。

 

她们乡下一直是这样,医疗全部不发达,如果遇见伤口这样的问题,都用盐水先清洗干净。

 

“嘶…”

 

当盐水碰到江林伤口的时候,痛的江林发出了一声低吼。

 

其实刚才被剪刀插进背里面的时候,江林也没感觉到多大的痛,但是现在是真真切切的痛的很。

 

“忍着一点。”

 

也许是江林的声音太痛苦了,舒莉莉忍不住发出声音安慰着。

 

好不容易等伤口清洗干净了,江林感觉自己似乎半条命都没有了,他能感受的到身后的舒莉莉正在用草药不听的按压着伤口,清凉的感觉,让自己很舒服。

 

“莉莉,以后你别和我闹脾气了。”

 

江林已经彻底的改口,刚才他就说了,以后他都不想喊嫂嫂了,他就要喊她舒莉莉,舒莉莉听到江林直呼自己的名字,只是稍微的脸红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

 

“你长大了,能照顾家里了,以后我都听你的。”

 

舒莉莉顺着江林的话开口说道。

 

她愿意以后都听江林的,以前是因为完全把江林当个孩子,可是他已经长大了,只是自己后知后觉,从借种的时候就应该感觉出来啊。

 

舒莉莉的话让江林一下子就忘记了背上面的痛,兴奋的笑了起来。

 

一使力,就把身后的舒莉莉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哎呀,你干嘛啊。”

 

舒莉莉发出一声妩媚的轻叫声。

 

江林的毛手毛脚让她又不好意思,又觉得羞涩。

 

江林刚才冲不到自己的后背,只能一直用冷水冲着自己的胸膛,现在把舒莉莉拉进自己的怀里,舒莉莉本来就单薄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江林身上的水打湿了。

 

透过舒莉莉的衣服,江林能够清楚的看见薄薄的衣服下面舒莉莉穿了粉色的内衣,包裹住两团丰满的盈润,江林之前摸过,所以知道这两团软肉到有多大,至少他一个手是掌握不过来的。

 

虽然胸部很丰满,但是偏偏舒莉莉的腰肢却很纤细,真的生的好不如生的妙。

 

随着舒莉莉在江林的怀里面不停的扭动,胸口的丰满也是来回的晃动着,好像下一秒就想要冲出胸罩的包裹弹出来一样。

 

江林看的是目不转睛。

 

“你在看什么!”

 

舒莉莉的心里面是又气又羞。

 

刚才才躲过刘王八的非礼,现在倒好,在家里江林倒是动上手了,这些个男人就是窥视着自己的身体。

 

其实她完全不知道就算借种之后,江林还是无数次的偷偷摸摸趁着舒莉莉躲在房间洗澡的时候偷看,那粉嫩的樱桃和幽幽的胜森林都是江林晚上自我安慰时候用来意淫的对象。

 

“莉莉,你就让我摸摸吧。”

 

江林的语气里面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恳求。

 

那时候王伟达还在家里面,舒莉莉就算问自己借种了,但是事后完全像是不认识自己一样的冷漠,江林也能理解舒莉莉,总归是要避嫌的,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家里面只有舒莉莉和江林,江林以后就是要承担起一个家的,舒莉莉也知道自己迟早都是要和江林鬼混到一起去的。

 

“那你轻点。”

 

一边说着,舒莉莉也就半推半迎的靠近了江林的怀里。

 

江林一番动手动脚的让舒莉莉满脸通红,忍不住轻轻的哼了起来。

 

江林的手更不老实了,摸完了上边就顺进衣服里面摸,摸的舒莉莉受不了了就往下面摸,但是就在江林想要亮剑上阵的时候却不行了。

 

背后的伤口痛的他提不了枪。

 

舒莉莉也吓的一下子清醒过来了,赶紧的帮着江林看伤口。

 

两个人之间只能到此为止。

虽然白天两个人没能办成事,但是晚上的时候在江林的一再要求之下,就换成了舒莉莉主动的帮助江林做了回。

 

江林乐的心里面直开花,舒莉莉现在是彻底的人和心都是他的了,他再也不用顾虑什么了,不像之前,他就是舒莉莉心里面借种的一个人选罢了。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个借种工具。

 

等江林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舒莉莉已经体贴的把江林的早饭全部都做好了,端端正正的摆在了桌子上面,江林像个一家之主的模样吃完了饭就提起了昨天用来招呼刘王八的铁铲。

 

男人就该有个男人的模样,媳妇在家里面给你全部安排好了,你就要出去工作养家糊口。

 

虽然江林暂时还没办法给舒莉莉一个名分,但是也是迟早的事情,两个人就先这么过着。

 

江林心情实在是好,哼着小歌,扛着铁铲就出门了。

 

背上面的伤已经在草药的帮助下恢复的差不多了,干点活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是江林还是在舒莉莉的一再要求下决定少干点,早点回来休息。

 

就在江林快要走到自家田地里面的时候,突然正前方冲过来三个男人。

 

每一个都凶神恶煞,来者不善的模样。

 

带头的正是昨天被江林打的落荒而逃的刘王八!

 

“呵呵,臭小子,我在这里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刘王八一脸狰狞的笑看着江林,他可是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了,还生怕江林因为受伤今天就不出来了,所幸还好,居然还是让他捉到江林乐。

 

昨天被江林打的那么狼狈的样子,他是把账全部都记在了江林的头上面,此仇不报非君子,不对不对,他刘王八压根就不想要做什么君子,反正这仇得报!

 

刘王八身后的两个男人也都是和刘王八一样,一脸猥琐的看着江林。

 

这两个人江林也认识,都是隔壁村子里面的人,在村子里面和刘王八一路货色,都是天天偷鸡摸狗,不务正业的。

 

人以群分,这样的人也就只能和这样的人成天闹在一起。

 

看来刘王八今天是铁了心的要找江林报仇了,连帮手都找到了。

 

慌?

 

慌个屁!

 

江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压根就不知道慌这个字怎么写。

 

拿起手上的铁铲就对准了眼前的三个人。

 

刘王八显然是还记着昨天的自己吃了江林铁铲的亏,看到江林又把铁铲竖了起来,不由的往后面退了几步,但是一想到自己人多,也就挺直了胸部冲着江林。

 

“呵呵,还真的是忘了,你没事出门还带个工具啥的,不过今天也没用,哥几个一样教你做人。”

 

刘王八一脸阴险的看着江林,他就不相信了,就一个铁铲,这小兔崽子还是一对三。

 

“你别和我说那么多,有本事你就来。”

 

江林一只手拿着铁铲,一只手冲着刘王八勾了勾手指。

 

这坏东西就知道嘴巴厉害,有本事这三个人他带头上啊!搞半天还是怕死!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江林,等会你就知道什么是厉害,老子要让你趴在地上喊爷爷!”

 

刘王八已经气的咬牙切齿的了。

 

本来想着江林要是服软,三个人也就揍他一顿解解气就行了,没想到这小子骨头这么硬,那他就肯定要给江林一点教训,不然都不知道谁才是爷爷辈的。

 

“你说什么?你要喊我爷爷?可以啊!我愿意认你这个孙子!”

 

耍嘴皮子?他江林怕过谁?就装着听不懂的样子反问刘王八,气的刘王八直跺脚。

 

江林得意洋洋的看着刘王八。

 

“兄弟们,别和这个小兔崽子啰嗦了,给我上,揍他一顿就知道谁是爷爷了!”

 

刘王八冲着后面两个所谓的兄弟挥了挥手。

 

他可是专门去隔壁村找的这两个平时和自己关系好的兄弟伙,还许诺了要打了江林之后,就去偷江林家里的猪送给这两个人,他们才同意和自己一起来的。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江林好看。

 

马上刘王八身后的两个人就冲了上来,还有刘王八,三个人把江林团团的围在中间。

 

打架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害怕,偏偏江林就完全不知道。

 

能让他害怕的那肯定只有舒莉莉了。

 

江林拿稳了手里的铁铲,冲着自己的对面的刘王八就是狠狠的一铲子准备打下去。

 

但是刘王八平时偷鸡摸狗弄惯了,身手也算敏捷,江林的铲子只是劈在了他的左胳膊上面,痛的刘王八发出一声惨叫,他的那只胳膊最起码已经骨折了。

 

但是江林身后还有两个人,一起狠狠的两脚跺在了江林的背上。

 

“我曹!”

 

江林恶狠狠的低吼了一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