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 图片素材 - 空间素材 - 内容详情页

海曙“开放空间”打开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新空间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19-09-30 16:25:48 / 归属于空间素材 / 本文已影响

记者 沈晶晶 肖淙文 区委报道组 续大治 尤文军 孙勇

海曙“开放空间”打开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新空间

海曙华兴社区居民参与讨论居家养老服务站修缮规划方案。海曙区民政局供图

在宁波海曙区的102个社区里,都有特殊的“议事会”,名叫“开放空间”。

社区里的大小事,都能“上会”议一议;居民有好点子好建议,都能公开讲一讲。这个方式看上去并不复杂。但神奇的是,就在这个无形的“开放空间”里,那些曾经被看作是“琐碎、棘手,却很关键”的社区大小事都逐一得到破解。

“议事范围不受限、参与对象不受限”,“开放空间”打开的是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空间。运行近6年,它已源源不断地收集意见建议7864余项,同时一刻不停地办结难题7472项,居民满意度超过95%。前不久,“‘开放空间’创建基层民主协商”项目还入围中国城市治理创新奖。

政府推动、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开放空间”或许闯出了一片全新的空间。

诉求多困难大

基层治理?“独角戏”难唱

作为宁波中心城区,海曙区很早就遇到了城市基层治理中的难题。9个街道102个社区,有老小区,也有新小区,居民诉求纷繁复杂。

在社区工作近10年,连续被好几位居民找上门来批评,海曙月湖街道平桥社区党委书记张文波曾经“多少有些尴尬”。

事情说来也简单:平桥社区是宁波典型的老旧社区,下辖偃月、菱东、菱西3个小区,居住着1399户、3900余人。没有物业公司入驻,平日里大事、小事全靠不到20名社区工作人员和楼道长推动。

前些年,海曙全区推行垃圾分类,需要在菱东小区设置大件垃圾堆放点。按照惯例,张文波咨询了楼道长意见,将堆放点设在了小区花园旁,认为“看起来醒目、离房屋较远、相对比较合适”。但有些居民却觉得,老小区本身公共空间不多,垃圾堆放点影响了他们日常休闲、锻炼、游玩。于是,建成两天后,就有人找到社区表达不满。

张文波不得不做出解释和妥协:如果超过半数居民反对,就将垃圾堆放点进行移位。并且,她向居民表示:“今后在相关问题的处理上,一定注意方式,听取大家意见。”

张文波的尴尬,绝大多数社区书记都遇到过。海曙区民政局工作人员说,社区一般采用政府决策、党员议事、代表商议等方式,这种传统的议事方式越来越难以适应个性化、多样化需求。

海曙“开放空间”打开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新空间

望春街道水岸心境社区。拍友 忻之承 摄

但有时要吸引居民参与公共事务,也不容易。比如,2007年才成立的水岸心境社区就一直在做这样的努力,却收效甚微。“这里居民以中青年为主,我们希望能在社区治理上有不一样的气息。”社区党委书记徐孟儿告诉记者,前些年,他们试图通过成立便民工作室、文明劝导队等,推动居民自治,“整体看来,围观的人多,参与的人少。”

有一次,针对小区内养狗人士“遛狗不牵狗绳、不处理粪便”等问题,他们决定召开居民议事会。6名社工花了整整一天,将会议通知发到了每户居民手中。但开会时,稀稀拉拉只来了五六个人。再一调查,不少居民直言:“开会跟吵架似的,不感兴趣。”

在专家眼中,这里呈现的,并不是社区建设中的独特问题,而是城市治理中普遍的困境。社会学家郑杭生曾将此概括为“现代社会的共同体困境”:经济社会转型导致人际关系疏松化,使得城市社区在相当大程度上只是一个地域的概念,居民归属感不强、参与积极性不高,社区治理实际上是政府“唱独角戏”。

海曙区民政局副局长吴鹤立介绍,2013年5月,海曙区成立了社区参与行动服务中心,并在各社区试水“开放空间”议事厅,为的就是从“政府主导、小众参与”向“多方共治、全民参与”转型,“无论是满足居民多样化需求,还是创新城市治理体制的要求,我们都需要一次理念与方式的变革”。

海曙“开放空间”打开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新空间

月湖街道平桥社区讨论小区“绿色会客厅”建设问题。海曙区民政局供图

提升参与意识?

居民不当“沉默大多数”

社区治理变革的第一个努力,是运用“开放空间”会议技术,让居民学会议事。

近日,记者到达平桥社区偃月小区时,这里正在开展一场关于“绿色会客厅怎么建”的“开放空间”会议。主持人是专职社工马于鹤,参与者是对议题感兴趣的10多位居民。

早在一周前,“将小区南面闲置地块改造为绿地”的动议就张贴在了小区公告栏,参会邀请函也发到了附近6个墙门、72户居民手中。

“绿色会客厅怎么建?请大家在话题纸上写下你的话题和观点,并轮流发布。”等居民围坐成圈后,马于鹤简短开场。

“主持人,我认为应该设置雨棚、铺种绿植,既赏心悦目,又改善环境。”

“为适应小区老年居民多的特点,我觉得可以设置休闲椅桌、景观灯、鹅卵石健身路……”

陈述过程中,小区居民应淑芬与叶中华的观点引起广泛关注,“看起来很可行”。

按照“开放空间”议事程序,接下来,主持人选出“热度”最高的两份话题纸,贴到墙上,居民排队依次签名,形成两个小组;然后,他们将通过小组讨论、发布行动方案、正反方辩论、投票等各个环节,选出获胜方,达成共识;最后,所有人共同完善行动方案,整理成文件资料,分发至72户居民。

海曙“开放空间”打开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新空间

月湖街道平桥社区讨论小区“绿色会客厅”建设问题。海曙区民政局供图

最特别的场景在于,现场任何人讲话、发言,必须遵循“不同意见者之间避免面对面对话”“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打断其他人陈述”等一系列规则。6年来,随着“开放空间”持续开展,这些规则深入人心,并被102个社区的居民亲切地称为“萝卜白菜十三条”。

“以往这样的事,社工和居民代表商量着做了,我们可能不买账。”直到现在,水岸心境社区的年轻居民杨佳妮依然记得2015年第一次参加议事时的仪式感和新鲜感,“‘开放空间’就像一部设计精良的机器,将有利益冲突的相关方聚在一起,有条不紊地让我们表达意见,又用规则来压制内心不好的冲动,避免争执,求同存异。”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