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 非主流 - 非主流帅哥 - 内容详情页

他一晚上不停的要我|女人与物交小说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20-04-27 16:05:48 / 归属于非主流帅哥 / 本文已影响

 

我吞咽着唾沫,这视觉的冲击看得我无比亢奋,真想跳下轮椅好好看个仔细。

 

这美好的画面只持续了两三秒,周瑶皱着柳叶眉,拿着酱料瓶一脸沮丧走了过来:“马叔,这瓶子我打不开,你帮我一下吧。”

 

“行。”

 

周瑶迎面走来,她的短袖并不宽松,胸前鼓鼓囊囊的,看得我热血沸腾。

 

接过酱料瓶的时候,我下意识在她白皙嫩滑的玉手上摸了一下,丝滑无比,让我心里面一阵瘙痒。

 

周瑶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一脸手足无措,粉嘟嘟的小嘴微微撅着,小脸也通红的好像要滴出血一样。

 文学

 

见她这么娇羞,我心潮澎湃,她绝对还是个雏儿,只是摸了摸手就成这样,要是可以好好摸一下身子,还不得瞬间瘫软在我的怀里。

 

我牟足了劲儿拧开瓶盖,可用力过猛,里面的酱料也倾泻而出,撒在了我的身上。

 

“哎呀!”

 

周瑶刚才还通红的俏脸瞬间苍白起来,惊呼一声就急忙用纸巾帮我擦拭。

 

享受着周瑶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热血再次沸腾,因为她弯着腰,顺着衣领一眼就看到那雪白的饱满,这视觉上的刺激让我那里瞬间便有了反应。

 

“瑶瑶,擦不干净的。”

 

“马叔,不擦怎么办?你的身上可全都是酱料。”

 

周瑶没有停顿,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胸部已经被我尽收眼底。

 

这具年轻身体让我无法克制自己,为了更进一步接触,我试探问道:“要不你帮我洗个澡吧。”

 

“洗澡?”周瑶动作瞬间定格下来,美眸眨动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性感的小嘴也微微颤抖,似乎被我这话给吓到了。

 

“这些酱料已经黏在身上了,不洗澡很难擦干净的,可是我手脚不方便……”

 

我期待的看了她一眼,见她俊俏的脸蛋出现了一丝难色,目光也游离起来,似乎在做着心理挣扎。

 

毕竟她未经人事,恐怕还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要帮我这个老男人洗澡,肯定有些放不开。

 

很快,周瑶深深吸了口气,用拳头在手心敲了敲,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一样说:“马叔,你这样也是因为我,那我扶着你去浴室吧。”

 

一听这话,我心里面瞬间乐开了花,要是在浴室能和周瑶发生一点什么事情,那还不美死我了。

 

“瑶瑶,可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周瑶显得有些羞愧,小脸通红的搀扶着我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因为脚踝还有些疼痛,重心都集中在周瑶那边,走了两步,就感觉到周瑶的柔软贴在胳膊上,这种年轻异性带来的感觉让我的呼吸也瞬间急促了起来。

年轻女人的身体就是不一样,细嫩又富有弹性,让多年不知肉味的我毛孔全都打开。

 

我又朝周瑶那边侧了侧身子,想享受这极致的柔软。我的胳膊肘刚刚抵上,周瑶就朝边上闪躲,脸都红到了耳根处,又不敢松开我,只能默默承受着。

 

淋浴房非常狭小,周瑶扶着我坐在凳子上就帮我脱掉了上身的短袖。

 

我虽然五十好几,可经常锻炼,身材完全可以和健身教练相媲美。

 

古铜色的肌肤,结实的胸肌,八块凸起的腹肌和性感的人鱼线,是个女人都会痴迷,就连未经人事的周瑶都脸红心跳,瞄了我上身一眼,羞涩的低下头。

 

“马叔,我现在就帮你洗吧。”

 

周瑶眨巴着一双楚楚动人的眸子,声音如同蚊子一样,说完就准备打开莲蓬头。

 

“瑶瑶,裤子还没有脱呢。”

 

“什么?还要脱裤子?”周瑶突然抬起头看向我,四目相对后她急忙避开我的目光,忸怩不安的低下头支支吾吾起来:“可是……可是马叔……”

 

见她结结巴巴不敢正视我,我宽慰说:“你就帮我脱了长裤,我穿着短裤就可以了。”

 

“那……好吧……”

 

孤男寡女共处浴室,我那里跃跃欲试,当周瑶拘束的将长裤从大腿拉下来时,凸显的轮廓被里裤勾勒出来。

 

这恐怕是周瑶第一次看到男人的物件,虽然隔着里裤,可我还是发现她有些胆怯又好奇的瞄了一眼。

 

为了刺激一下她,我微微用力。

 

“啊!”

 

周瑶吓得一个趔趄,捂着嘴巴吃惊喊了一声,急忙站了起来,羞涩慌张的别过了头。

 

我挑逗问道:“瑶瑶,怎么了?”

 

“没……没什么……”周瑶连连摇头,忌惮的绕到我身后,声音颤抖说:“马叔,现在可以洗了吧?”

 

“可以了。”我应了一声,收敛了继续刺激的想法。

 

周瑶打开淋浴,将沐浴露被打发后,两手柔软的玉手贴合在我的后背,带着些许颤抖均匀的摩擦着我的身体。

 

周瑶的动作非常轻,加上是一个丰韵性感的异性,轻轻摩挲我身子的感觉让我浑身酥麻,那里也更加亢奋,如果能让她揉揉那里,那感觉一定美妙无比。

 

心旷神怡享受着周瑶的抚摸,无意间从对面的镜子瞄了一眼,里面倒映出来的画面差点让我没有把持住。

 

周瑶的短裤短袖不知何时已经被打湿,湿漉漉的衣服呈半透明黏贴在雪白的肌肤上,显露出粉红色的小衣,成熟丰满的轮廓也被一览无余的凸显出来。

 

特别是下身的短裤紧贴着翘臀,加上里面的打底裤也是粉红色,更是显得单薄。

 

我咕噜噜咽了口唾沫,她虽然穿着衣服,可此刻就跟没有穿衣服一样,湿透的裤子凸显出了男人向往的地方。

 

无法控制住体内的亢奋,我浑身燥热起来,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涌入了头顶。

 

“如果可以在浴室内和周瑶……”

 

“哎呀!”

 

周瑶一缕惊慌尖叫将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定睛一看,就看到她因为脚滑摇摇欲坠。

 

慌乱中我不多想就伸手抓住了那饱满的雪白,另一只手揽住她纤细的水蛇腰,猛地用力将周瑶朝我身上拉扯过来。

 

当周瑶坐在我怀中时,来不及回味这舒服的滋味儿,就感觉那里抵在了某个温热的部位上……

我也是过来人,自然知道抵在了什么地方,虽然有里裤隔着,那种极致的包裹感让我无比兴奋。

 

强烈的快感让我头脑眩晕,手也不老实的捏了捏掌心的柔软。

 

“啊……”

 

周瑶柳眉突然皱了起来,之前还羞红的小脸瞬间苍白,她的身子一个哆嗦,低头朝胸口一看,又猛地抬头朝我望了过来。

 

“疼……”

 

周瑶面露痛苦之色,但脸色通红,都快挤出水来,她猛地抓紧了我的胳膊,身子疼的微微颤抖。

 

还未被男人开发的身体就是紧致,只感觉一股强烈的包裹感袭来,直接让我把持不住。

 

刚才只是一个意外,我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急忙收回手,周瑶也慌忙站了起来,一脸胆怯羞愧的站在我面前。

 

“瑶瑶,你没事儿吧?刚才吓了我一跳。”我装作一本正经询问,目光却偷偷瞄着周瑶的身体。

 

“没……没事了……”

 

周瑶脸色羞红,目光却下意识朝我裤裆看了一眼,顿时满脸通红,可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呈现半透明状态,娇嗔看了我一眼,急忙捂住胸脯和下面,跑了出去。

 

她未经人事,今天帮我洗澡的时候差点被我开发,肯定不敢再进来,我擦干净身子穿好衣服,扶着墙壁单脚跳到了外面。

 

周瑶正躲在沙发后用抱枕挡着身子,见我出来想过来扶我,可又怯生生望着我。

 

我重新坐在轮椅上,指着卧室关切说:“瑶瑶,你衣服已经湿透了,不换容易感冒,去我房间换上我的衣服,你的衣服一会儿就晾干了。”

 

“嗯。”

 

周瑶应了一声,依旧用抱枕遮挡着身子匆忙进入房间。

 

这一天我再不敢继续挑逗周瑶,生怕用力过猛,遭到她的厌烦。

 

等晚上周瑶换上衣服离开后,我在床上看到周瑶穿过的衣服整整齐齐叠在床上。

 

这套衣服上面还弥漫着周瑶处子的香味儿,在整理的时候,发现被周瑶穿过的裤子,遗留着一片水渍。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亢奋,使劲儿嗅了一下,淡淡的清香涌入鼻孔,亢奋下我快速脱了裤子,开始自我满足起来。

 

第二天我就感觉腹部疼的厉害,应该是昨天在浴室扶住周瑶的时候扭到了。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开门声,我正想爬起来,腹部的疼痛让我‘哎呦’叫了一声。

 

在我惨叫之下,外面传来周瑶急促的脚步声,跟着房门打开,周瑶一脸焦急走了进来:“马叔,你怎么了?”

 

我呲了呲牙忍着疼痛说:“瑶瑶,昨天在浴室我扶着你的时候好像用力过猛,小腹肌肉扭到了,现在疼的要死。”

 

周瑶一颤,脸上写满了负罪感,她有点手足无措道:“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紧咬牙关摇头说:“不用,我躺会就没事了。”

 

“这怎么行呢?马叔是因为扶我才扭伤的,我可不能看着你这么疼下去。”周瑶急的攥紧了粉拳,小脸也露出了茫然之色。

 

见周瑶已经开始自责,我吸了口气,苦笑说:“瑶瑶,我现在这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站起身,要不你帮我用精油按摩一下吧,这样可以缓解一点疼痛。”

 

周瑶柳眉微皱,着急说:“可是我不会啊。”

 

“不碍事,网上有教程,我这就打开,你照着上面的帮我按摩就行了。”

 

“马叔,要是真可以缓解,我就帮你按摩一下吧。”

 

周瑶这次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下来,我心中窃喜,忍着疼痛将电脑打开,播放了一部高级会所精油按摩的片子,没一会儿一对穿着睡袍的男女出现在屏幕之中。

 

周瑶果然比我想的还要单纯,非但没有接触过男人,就连这种电影都没有看过,根本就不明白这种片头,这种风格的电影即将播放的将会是一男一女香艳的画面……

“瑶瑶,按摩精油在客厅的茶几抽屉里,你拿一下吧。”

 

周瑶不谙世事出去拿精油,我直接掀开了被子,就这么穿着一条里裤躺在床上。

 

一想到一会周瑶会满手精油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加上电脑正播放着动作片,那里瞬间就有了反应。

 

“马叔,是不是这个?”

 

周瑶一边问一边走了进来,一双迷离的大眼睛在我身上忌惮扫了一圈,性感的殷红小嘴一张一合,看起来更加性感,让我想现在就把她压在床上。

 

“瑶瑶,就是这个,就照着电脑上的教程帮我按按吧。”

 

周瑶俏脸虽然无比绯红,但却为难的站在原地踌躇,目光不自然的瞄着我那里,似乎担心我那里会突然挣脱出来。

 

见她一动不动,我故意‘哎呦’一声,在我疼痛的表情下,周瑶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来,打开精油瓶在手心倒了一些,学着电脑上的画面,朝我身上涂抹了起来。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