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丘比特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 非主流 - 非主流美女 - 内容详情页

老公这次回来要天天吸|当兵的男人床上很强吗

中国丘比特网 / 发表于2020-04-27 16:09:22 / 归属于非主流美女 / 本文已影响

 

我紧紧夹住双腿,不让他的手进一步探索,脸上羞得通红:“不要这样,我已经结婚了!”我恨自己的身体这么敏感,也隐隐有些责备老公对我的冷淡,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我哪至于……

 

我正胡思乱想,身子突然一低,却是椅子被他调低了,他自以为突破了我的防线,根本不顾我的反对,按住我就朝我摸来。

 

我的心跳快得可怕,可胸部传来的舒爽却让我无法拒绝。

 

他的舌头含住我的耳垂,我的反抗溃不成军。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上一凉,上衣却被他掀开了,肆意的抚摸着。

 

“不要!你再动一下,我就投诉你!”我连忙推他。

 

他哈哈大笑:“投诉又怎么样”

 

我吓了一跳,心底的羞愤上头,开始疯狂的反抗……

我推不开他,就用力拉开车门,往地上一滚。

 

他阴沉一笑,又要再上来的时候,我已经站了起来,抬脚踢他、推他,他败了兴,咬牙让我别后悔,正好他的电话响了。

 文学

 

他接了,声音一下子平稳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我想肯定是他老婆!

 

他笑着摸了我一把:“你别失望,咱们下次继续!”

 

我晕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练脱掉的裤子都没有穿正,那蕾丝花边就卡在我下面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体无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几次车都没打到,无奈之下只好就着那种让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铁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挤人,我靠着中间的柱子站着,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东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随着地铁行驶的节奏一下一下。

 

那坚硬的触感,还有那股火热,隔着短裙一点一点地燃烧着我的身体,之前被胥教练撩拨起来的火气慢慢地死灰复燃,我心跳得很快,觉得既羞涩又心烦。

 

那人感受到我的犹豫,突然借着到站故意大动作的撞向我,我晕乎乎地被他整个抱在怀里,圈在柱子中间动弹不得。

 

他惊喜地轻笑:“想要吗?”他得寸进尺地低头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吓得连忙挣扎,顺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个皮肤很白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绪一飞,我们身体相接的地方已经安耐不住了。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喉咙里一阵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一起的感觉,可是这里是在地铁上,他是陌生人,我不能,我的挣扎却让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就在这人挤人的地方尽情地享受他所想要的,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边一空立刻推开他跳下车。

 

他跟着我下车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风一吹我惊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疯了吗,这个人可是地铁咸湿男,他刚刚强行欺负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脚,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荡荡的,玄关处的镜子将我纤细瘦长的身子照得洁白无瑕,胸前的雪白峰峦起伏。

 

我还记得当初刚刚结婚的时候老公像只饿了一个月的狼,疯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欲望很强,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却也疯狂到吓人,我痛到抓伤了他的肩。

 

他喜欢玩花样,经常怂恿我,可我觉得那样不好,总拒绝他,只喜欢与他中规中矩地躺在床上。慢慢地他就对我失去兴趣,后来为了升职干脆调到了S市,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回来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够拥有我,满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给他发送微信视频,响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电话,连续打了几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电话那头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个教练……”我一只手拿着电话,忍不住想象着老公在我身边躺着。

 

“嗯,你好好学车,我加班了,过几天放假回来!”

 

“老公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

 

我心底的欲望顿时更盛了,想到胥教练对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铁上的那一幕……

 

“啊……”我轻声低喘着……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闺蜜黄婷婷拉我一起下楼。

 

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

 

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装男挤得变形,我还看到有几个人的手一直都借着公文包的阻挡放在她的臀部,时不时捏抚摸一下,黄婷婷面上带着笑,也不拒绝,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铁上的事情,没想到电梯上也有……

 

我走着神,有人挤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觉像触电一样,我吓了一跳。

 

连忙退后避开他,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随意瞟了他一眼,是个很清秀的男生,看着青涩,想着也不是故意的,便没有计较!

 

黄婷婷与我一起吃了饭后,说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绪也不高,便带我去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着一个人回去也是孤枕难眠,还不如陪她玩玩儿。

 

她把我带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会所。

 

在包厢里等技师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怎么不去约会,有空找我玩儿。

 

黄婷婷红唇一嘟:“约个毛线,昨天刚分手,老娘失恋了!”

 

加上这次,她失恋过十几二十次了!

 

她以前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临到要结婚,结果男朋友出轨她室友,她当即立断分手,从此以后只恋爱不结婚。换男友的频率一个月、三个月一次。

 

我也不劝她,她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男朋友了。

 

黄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眯着眼睛问我车学得怎么样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练,那个流氓,于是摇头:“不怎么样,他……他不是人!”

 

我历数他对我的不轨行为,黄婷婷却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错的!”

 

我一愣,黄婷婷却说她去年学车也是他,两个人上第二次课就在一起了。

 

听着她夸张地描述着与胥教练的那些疯狂,我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觉得有一点恶心却又莫名有一丝遗憾,当初如果我没有挣扎,没有被打断,那种感觉……

 

黄婷婷怂恿我:“有空你试试,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没那个才怪!”

 

我心底的羞耻心让我打住了念想,让她找关系帮我换一个女教练:“在没有确定我老公出轨前,我不能背叛他!”

 

黄婷婷笑了,包厢里的灯光突然调淡,照着人朦胧迷离,门打开,进来两个高高瘦瘦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长相俊美地熟练地走向黄婷婷,扶着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黄婷婷朝另一个男人小声道:“这是我姐们,第一次来,好好招呼着,弄不好不给小费啊!”

 

黄婷婷说着闭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动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以前只试过女技师,可这次黄婷婷却非要怂恿我点男技师,我瞧着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涩的面孔,觉得很是眼熟,脑中一热,脱口而出:“是你!”

 

 

面前这个自称八号的人就是之前在电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认出了他,笑笑伸手过来扶我,我不习惯这样,连忙摇头说只洗脚不按摩!

 

他低着头的眉间闪过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决定待会儿还是给他与婷婷一样多的小费。

 

暗淡的光影,舒缓的音乐,好闻的香味,脚上温暖的水温,让我情不自禁放松起来,闭上眼享受着八号长长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软的抚触,我拦了一下说不按摩。

 

八号低声道:“洗脚也要按头按手脚!”

 

我以前也洗过脚,的确是这样,不好再拒绝,便绷着身子让他按。

 

说不清他的技术好不好,但是我却觉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绞着我的手指,那触感很软很硬,我心头一阵火热。

 
Copyright © 2020 中国丘比特网 All Rights Reserved.